www.214777.com

厦门大学“门”调查

时间:2019-08-17 20:2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我只能告诉你,调查目前正在进行中。7月31日,《新民周刊》记者在厦门大学从上午10点等到下午4点,只得到校纪委一句简单的答复。校方工作人员要求查验记者身份、复印记者证件;一会儿又称要请示领导,颂恩楼里弥漫着警惕而又尴尬的气氛。 7月12日,厦门大学...

  “我只能告诉你,调查目前正在进行中。”7月31日,《新民周刊》记者在厦门大学从上午10点等到下午4点,只得到校纪委一句简单的答复。校方工作人员要求查验记者身份、复印记者证件;一会儿又称要请示领导,颂恩楼里弥漫着警惕而又尴尬的气氛。

  7月12日,厦门大学通过官方微博表示——“我校已收到有关历史系吴春明教授师德师风问题的匿名举报,学校在接到举报材料后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根据学校有关规定展开调查。调查期间,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7月31日下午,厦大党委宣传部李静告诉《新民周刊》:“假若查实厦大教师确有师德师风问题,校方决不姑息。”在此之前,厦大人文学院历史系考古专业特聘教授、博导吴春明被指长期猥亵多名女学生,甚至有女学生因此割腕。

  然而,当校方号称正在调查之际,7月14日,又爆出历史系 122名学生发联名信力挺吴春明的消息,使得厦大“门”再起波澜。凑热闹的还不止于此。7月24日,厦门大学2008级中文系校友李芙蕊给校长朱崇实寄去了76名厦大学生和校友的防范校园性侵联名信。

  在厦大历史研究所,记者向几位工作人员打听吴春明近况获悉,吴春明今年3月还曾前往海南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在国际旅游岛讲坛主讲《“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人文与技术》,随后还去了河北,做了一次报告。

  “可惜了,可惜了。吴春明还是颇有学术专长的。往年暑期,吴春明会有多场‘走穴’,是否前往,去哪家,还要选择一番。今年暑假,只能推掉了。”其中一位如此叹息。“哪是推掉?谁还请他?”另一位接话道。自“门”事发,在场工作人员都称没有再见过吴春明。

  这场风波是如何掀起的呢?有流言称吴春明通奸多人导致争风吃醋,还有说法是举报者以自己的身体换取吴春明的好处未果。《新民周刊》记者实地走访调查,发现种种迹象表明这一类猜测可能都不是真相。

  “淫兽教师往往在公众场合表现得正人君子。”“所有的考古学生都面临着发表文章、毕业找工作或保研保博的问题,考古女生也不例外。这些问题就成为了考古女生们的死穴……”

  6月18日,名为“汀洋”的微博账号发布《考古女学生防“兽”必读》一文。厦大工作人员向《新民周刊》证实,这个标注毕业于厦门大学的“汀洋”,曾是该校历史系一位女博士生。

  “汀洋”6月18日的微博并未指名道姓,然而还是在网上网下掀起了轩然大波。

  7月10日,一个账号名为“青春大篷车”的博客,发布了帖子《对汀洋的声援——控诉厦门大学淫兽教师吴春明长期猥亵女学生(附床照)》。这一次,文中提到:“吴春明利用女学生对老师的尊重和敬仰,行不义之举。将诱骗女学生当成其毕生事业,如饥似渴,孜孜不倦。得手后施以小恩小惠(推荐发表论文或保研、发放补贴),立刻转向下一个目标。多数女生事后只敢怒不敢言,更有不止一人因为受到吴春明的摧残,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割腕自杀。”并称其是“衣冠禽兽行淫作恶”。

  “青春大篷车”指称,“吴春明常用的幽会地点是——厦门市思明区莲前东路413号,位于明发广场附近的梅园酒店。2011年人文学院财务报账制度改革前,本地住宿费的报销规定并未像现在这样严格,吴春明在梅园酒店的消费均由他自己的科研经费承担,对报账学生解释为亲戚来厦门住宿所产生的费用。”

  按“青春大篷车”的说法,其公布的所谓“床照”,系与吴春明在某酒店时,趁他熟睡时所摄。在“床照”下方,加黑文字再次强调“吴春明教授同时引诱多位女学生致使某女生割腕自杀……”“青春大篷车”公布的“床照”,是一男子在一床上拥被而睡的镜头。有网友跟帖称:“照片不太具有说服力,望更多有说服力证据上传。”

  “青春大篷车”的博客、微博账号注册于2014年6月26日,距离“汀洋”发布《防“兽”必读》仅过了8天。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厦大学生告诉《新民周刊》,此“汀洋”,系历史系没能获得学位的博士生周某。当初,她的硕士学位论文《华南沿海早期文化中的“南海”因素》,正是由吴春明指导。2007年,在拿到硕士学位后,周某投到吴春明名下,攻读考古学及博物馆学博士学位。发起联名信力挺吴春明的学生则称:“因为周某个人原因,博士未能如期毕业。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因何原因,她突然对吴老师发难,其中关节她心知肚明。”

  7月11日,一封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委员会、系务会联席会议致全系教师的信》流传开来。信中提到:“针对吴春明教授所涉事件,经历史系主任、系教授委员会主任鲁西奇教授提议,历史系教授委员会、系务会协商表决,决定终止吴春明在历史系教授委员会履行职责,直至上级有关部门对其所涉事件做出结论”。“考古专业日常工作仍由教研室主任王新天同志负责。”同时称“作为基层教学与科研单位,历史系系务委员会、教授委员会并无调查本系教师操守、行为之权。只能等候上级领导部门对其展开调查、作出结论”。而厦门大学历史系主任、系教授委员会主任鲁西奇教授向记者表示不愿谈论此事。

  7月12日,厦门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宣布,成立工作组进行调查。“调查期间,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此后,有媒体披露,吴春明本人在校方的调查过程中并未承认“汀洋”、“青春大篷车”所指称之事。

  7月14日,支持吴春明的122名历史系学生向厦大纪委发了一封联名信。信中提到“吴春明老师是厦门大学自林惠祥先生开创东南地区考古与人类学研究领域以来,继蒋炳昭、吴绵吉等先生之后的第三代中坚力量。”“‘汀洋’微博中对吴老师的不实指证,矛盾重重。考古专业每年招生人数有限,研究生人数更少,而吴老师带过的学生历历可数。我们历届学生并未听闻或经历吴老师任何不适当的行为……”

  《新民周刊》记者查阅近年厦门大学博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吴春明名下,2007年仅周某一人,2008年仅刘贺彬一人……至今年刚公布的2014年博士研究生录取名单中,考古学也仅录取了硕博连读的吴梦洋一人。

  由“汀洋”的一条微博指控,到与厦大历史系、与吴春明有关的学生纷纷站队攻谗,厦大“门”已然成为了一场闹剧。

  7月16日,“汀洋”公布了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党委书记王炳华发给她的两条短信。一条声明“学校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正在调查,希望你能把证据提供给学校纪委,便于进一步调查。”并向“汀洋”提供了纪委陈老师电话。另一条称,学校很认真地开展调查,“同时有确实的证据,才能对吴春明老师作出处理。是不?”

  包括《新民周刊》在内,多家媒体记者多次通过网络与“汀洋”、“青春大篷车”联系,却全如石沉大海无消息。“汀洋”则继续以自己的节奏向外公布消息。7月26日,“汀洋”在微博发帖称:“7月25日下午5点40分我与厦大纪委电话联系,想问他们有没有联系‘青春大篷车’,有没有调查‘青春大篷车’提供的举报材料,该名工作人员一直闪烁其词。”

  在“汀洋”上传的电话录音中,厦大纪委工作人员说道:“我们对每一个当事人有保护职责,对其他个人提供的证据,无权透露。至于给公众的消息,是后事。”同时,该工作人员还对“汀洋”说:“你有证据,又不给我们,我们怎么查。”

  7月31日,《新民周刊》记者在厦大多次电话联系纪委陈老师,起先电话无人接听,最后终于打通,但接电话者态度极其生硬,并随即挂断电话。之后记者再无法拨通该陈姓老师电话。记者到厦大颂恩楼纪委办公室和其他相关部门采访,没有观察到校方有调查吴春明事件的迹象。至于网上爆料,除了“汀洋”和“青春大篷车”,后来也再无公开举报材料出现。

  “汀洋” 早在6月17日就在微博中透露:“此前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吴春明教授经常提到的‘神经病’女学生就是我,如果因为敢于揭露其黑暗,对抗其淫威,而被强加上‘神经病’的头衔,我愿意承担。”

  “汀洋”称,“2008年,我们在武当山山脚下发掘,吴春明晚上借口讨论学习和发论文的事,把我单独叫到他的房间,伺机摸我的胸,想亲吻我的嘴,被我推开了”。但参加力挺吴春明联名信的成振军却称,二人矛盾的起因并非桃色事件。

  成振军,1999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现为某集团总裁办主任。他自称曾帮助学妹修改力挺吴春明之联名信。7月30日,成振军向《新民周刊》记者透露:“‘汀洋’之所以恨吴老师,是因为2008年吴老师带她去一个考古挖掘现场实习,她得了一怪病,反复治疗治不好,她认为吴老师是她得病的罪魁祸首,从此恨吴老师恨得咬牙切齿。但其实去实习的同学不少,大家的环境都是一样的。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吴老师‘胁迫、’女生。‘汀洋’可能听过一些花边消息,加上主观臆想,就炮制出来了‘胁迫、’,‘汀洋’网上造势的目的是希望有所谓的‘受害者’站出来揭发,结果没有,因为‘受害者’是她臆想出来的!”

  综合“汀洋”发布的消息,她与吴春明之间的矛盾可能还有另一些原因。2010年10月中旬,“汀洋”去助范伊然收集南海及水下考古的研究资料,筹建图书室,不想此行与自己的老师吴春明结下了梁子。

  这位范伊然,现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国家水下考古中心的主任。1975年出生的她,1998年毕业于洛阳师范学院音乐系本科,后就职于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并出镜电视直播报道东海平潭碗礁一号的水下考古发掘,获得一定知名度,并从此也跻身考古圈子。

  2008年,范伊然获得吉林大学考古学硕士学位,学位论文是《考古项目的电视新闻表达》。之后就职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任中心主任。2014年起兼管国家文物局新闻传媒事务。今年4月,范伊然和吴春明还共同出席了河北省文物局主办的“河北省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座谈会暨水下考古业务培训班”。

  “汀洋”在帮助范伊然收集图书资料的过程中,感觉花了大量人力和资金买来的和复印来的资料,两个月的时间内只是被摆在范伊然办公室的书架上做做样子,没有人翻看过。于是她就将其中一批上海图书馆借来的资料进行了归纳整理,上传到网上。

  此举遭到了吴春明的反对,认为有盗版之嫌。特别是有网友在网上寻求免费的吴春明著作,比如《从百越土著到南岛海洋文化》等,更招致吴春明反感。而“汀洋”仍自顾在网上购进了大批图书,在图书馆复印了一批资料,并公开建议筹建电子资料数据库,节省开支方便研究。两人之间的矛盾加深。吴春明对周某的一些购书发票不予报销。一直没有拿到博士学位的“汀洋”,在2011年底转行,退出了考古圈子,只是在业余时间在网上关注一些考古领域的事儿。

  至于“汀洋”为何没有拿到博士学位,有厦大同学向《新民周刊》表示:“吴春明有充足的理由吧?这种事,导师还是有发言权的吧?”今年6月,“汀洋”应该回校拿博士结业证书,“门”正在此时发生。

  目前,厦大风波依然扑朔迷离。《新民周刊》记者在截稿前终于与“汀洋”取得联系。“汀洋”把自己曝光导师的动机解释得很简单:“我会继续过我的生活,我已经不从事考古了,对未来我还是充满信心的,而且我提醒大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以后的学妹不会再遭祸害,这样的老师不配留在学校。”但真相,可能要复杂得多。

  2012年,厦门大学一名30岁男士,自曝该校48岁女教授石某,色诱其上床。不久后,另一名当事人在新浪开实名微博回应,并称已提起法律诉讼。

  2013年,有网络爆料称,厦门大学文学院院长纪玉华,谎称自己离婚26年,欺骗重庆一高校27岁女教师,并致其怀孕6个月。与此同时,一组被指是纪玉华的艳照在网上热传。对此,厦门大学及外文学院尚未回应,但外文学院官网已删除纪玉华的任职及相关信息。今年7月,纪玉华涉嫌重婚罪一案,已经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法院正式立案。

  2014年7月,一篇指责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的文章被大量转发,文章作者系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她在信中指责厦大校长朱崇实拥有就餐特权,官本位思想严重,媚上欺下。朱崇实通过媒体回应称,谢灵所说的情况不实,另外,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